中国体育行业第一网——北方体育网
主页 > 马拉松 > 内容

2018,艰难的广告业

发布时间:2019-04-12   来源:北方体育网    
字号:

2018,艰难的广告业

2018年,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广告业,都是艰难的。


经济下行,钱没以前好挣,一掷千金的品牌少了。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,过去几年,遍地暴富故事的自媒体,广告量普遍下滑,很多完成原始积累的自媒体,开始走出去,给自己打广告,吸引金主。


捡钱的好日子过去了,往后就看谁能先霸占甲方的投放list,僧多粥少全靠会抢。


消费降级,用户没那么多闲钱冲动消费,每一笔都精打细算,且价格比以前敏感。双十一再破纪录,2135亿,某种程度是,大家隐忍购物等待时机,对优惠、折扣的疯狂投票。


卖东西的品牌,投放更冷静;买东西的消费者,比以前克制。横梗在买卖之间的寒冬,广告业怎么可能幸免回春?


1


2018年,国际4A集团继续拿自己开刀,WPP尤其发狠。旗下老牌4A扬罗必凯(Y&R)北京、广州办公室先后于3月和12月关闭。9月,上任才23天的新CEO,挥起改革大刀,95岁的扬罗必凯与26岁的数字营销先锋VML合并,组成VMLY&R,以品牌体验代理商的定位,对标埃森哲互动。


2018,艰难的广告业

WPP新LOGO


遥想2000年,苏铭天爵士治下的WPP,以47亿美元购得这家近百年的广告老店。虽说地位不似当年,Y&R在新公司的名字中成为后缀,但好歹是保住了全名。


JWT就没那么幸运,名字都没保全。11月26日,WPP宣布智威汤逊(J. Walter Thompson)和伟门(Wunderman)合并,组建新公司Wunderman Thompson。再一次新带老,154年的JWT,全球第一家广告公司,说没就没。


资深人士感慨道:智威汤逊的消失,是麦迪逊大道消亡的隐喻。


动荡的岁月里,许多优良传统,就在不经意间被弃之如敝屣。最失落的要数6月6日,奥美在全球换LOGO,奥格威老爷子的手写体,被替换成了设计的合并体,多少奥美人的记忆被抹去,广告人再也无法从奥美的LOGO直观感受它的温度和个性。

2018,艰难的广告业

奥美新标志与旧标志


就在12月11日,WPP又放出消息,截止2021年,将在全球裁员3500人,关闭约80家办公室,合并100家运营不善的办公室。


如此大刀阔斧,积极瘦身自救,市场回应却是:不够大胆。


2018年,利欧数字向自媒体要增长。原本打算斥资23.4亿收购苏州梦嘉75%的股权,后者是一家成立仅3年,员工736人,运营4825个公众号,不去重用户2.8亿的自媒体公司。


天价收购公众号的做法,再次惊动交易所,连发2道关注函,最终利欧数字以“证券市场波动巨大,协议各方对估值存在差异”终止收购。


一边是天价收购,一边是已收购的微创时代、智趣广告,没达到承诺的业绩,特别是智趣广告,2017年承诺净利润不低于7540万,其实只有2925.04万。


水泵起家的利欧股份,高歌猛进收购组建扩张利欧数字,近两年也是受阻不断,后继乏力,数字营销的风口,也不是那么好飞猪。


2018年,维拉沃姆创始成员蔡萌、涂晓明集体辞职,距离被安索帕收购才过去4年,刚过交易的对赌期。


曾经出品过六神《花露水的前世今生》、Newbalance《致匠心》、红星美凯龙《更好的日常》等经典作品,去年还为网易“各有态度”口号更新传播战出力,如今的维拉沃姆元气大伤,去年还能登陆的网站,今年已是403。


2018,艰难的广告业

维拉沃姆官网无法登陆


核心内容创作者蔡萌,因竞业禁止协议在身,三年不得从事数字营销,现在蛰伏于一家自媒体公司。


英雄无用武之地,维拉沃姆金字招牌,光芒散尽。
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北方体育网

图说天下